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边伯贤-书写大地的温暖与期望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154 次

作者:伍立杨(四川省作协副主席)

四川作家李美桦的长篇小说《凤凰春晓》(云南公民出书社2018年12月出书),生动刻画了以倪万喜为代表的村庄教师形象,用韶光碎屑里的纤细亮光,烛照边伯贤-书写大地的温暖与期望了生命的执着坚忍。

曾经有个时期,在师资严峻匮乏的偏远村庄,那些未经过师范专业培训,仅有初高中甚至小学文化的村庄青年,走上崇高的讲台,他们以代课教师的身份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芒的工作。面临艰苦的工作环境、匮乏的物质条件及社会上的种种成见,他们肩负起年代赋予的特别使命,在三尺讲台坚守着、贡献着,为村庄孩子走出大山筑起一条路途。现在,村庄代课教师已成为前史,但关于这个集体所作出的功劳,作为替年代立言、为公民放歌的文学不能忘掉他们。

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倪万喜,抱负便是经过读书,走出乌地吉木这个彝汉杂居的村寨。但是,他奋发苦读,却一向没有盼来大学选取通知书。铁桶般死死困住村寨的大山,把倪万喜挡在了大学门外。他回到乌地吉木小学代课,预备来年参与高考。但他终究不只抛弃了高考,并且还放弃到乡中学甚至县城开展的时机,错失一次次改变命运的时机,每一次困难的选择,都镌刻着他在窘境中困难猛进的脚印。

文学佳作是劝慰心灵的良药,有着触及魂灵的力气。倪万喜和他的搭档战胜重重困难,把乌地吉木小学办得风生水起。在一步步完成自己人生价值的一起,他的命运也一次又一次遭受道义和职责的检测,特别是面临加速城镇化建造、村小生源日益稀疏的境况,为了孩子们的未来,他再次作出献身,要求撤并这所耗尽他青春年华的村小。作家在娓娓道来的叙写中,外表泰然自若,私自激流涌动,牢牢捉住人物杂乱的心里国际,刻画出人物丰厚杂乱的心思,经过在窘境中的坚持、猛进与心里纠结,一步步把人物的命运面向高潮,展现出这个特别集体的尊贵质量。

每一个作家,都有自己共同的精神家园。在李美桦的笔下,乌地吉木这个偏远赤贫的彝汉杂居的村寨,正是广阔村庄的缩影。《凤凰春晓》以共同的人文视界观照实际社会,对边伯贤-书写大地的温暖与期望村庄国际进行了新的审视。作家在乌地吉木这个固有的精神家园里,塑造出一系列绘声绘色的人物,他们的人生际遇、爱恨情仇、喜怒哀乐,正是从改革开放初期到当下村庄实际的真实写照。著作提醒了乡土社会包含的正面力气,让整部著作愈加厚重坚实,具有饱满的内在与价值重量。

《凤凰春晓》环绕倪万喜弯曲的人生际遇和乌地吉木小学的兴衰更迭,节奏掌握冷热相济,故事波澜起伏,情节推动镇定自若,流水般无处不在的悬念设置,环环相扣的故事情节,紧紧捉住了读者的心。特别可贵的是,作家运用很多的翰墨,用如诗如画的自然风景推动情节,提醒人物的心里国际,还恰边伯贤-书写大地的温暖与期望如其分地嵌入了对联、便笺、收条、信件、陈述、通讯等接地气的文体,以及别具地域特征的《日白谣》《瞧亲歌边伯贤-书写大地的温暖与期望》,通民意、接地气、有温度,增强了著作的吸引力、感染力和生命力。加上著作很多运用金沙江两岸的方言土语,言语成都龙泉天气平实、浅显,生动,幽默诙谐,语境美丽,在细致的叙事中潜流着年代特有的气味,使得这部著作的文学性、戏剧性和可读性融为一体。

《光明日报》( 2019年10月09日 14版)

[ 责编:徐皓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