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房贷提前还款-他带领乡民发展经济、拟定村规民约,身后却留下许多疑团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143 次

他带领村民发展经济、制定村规民约,死后却留下诸多谜团

村主任李祥龙的猝然离世,无疑在王家湾投下了一枚炸弹,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,有人失声痛哭,有人连声惋惜,有人幸灾乐祸……唉,谁让他是村主任呢?

王家湾地处偏僻,土地贫瘠,有人开玩笑说,连兔子都不来这里拉屎。王家湾人口不足三千,张、王、李三姓人家最多。

10年前,由于各家族间的矛盾与纷争,村主任换了一茬又一茬,走马灯似的。在这个偏远落后的村庄里,村主任就是土皇帝,人人羡慕——谁不想当皇帝?哪怕过把瘾也行。不是有句话嘛――朝做皇帝,夕死可矣。大老远望见村主任的身影,有人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点头哈腰,笑脸相迎,极尽谄媚之能事。倘若和村主任说上几句话,我的天呢,这一天都像服了兴奋剂似的,保准夜里睡觉不用盖被子;村主任若肯赏光来到家里,主人一定欢喜得屁颠屁颠去打酒割肉,那场景比儿子娶媳妇还隆重……不消说村主任的老婆孩子人前人后指手画脚颐指气使,就连八竿子撂不着的七姑八姨也跟着趾高气扬,与村主任同族同姓的更觉身价倍增,一个个头儿仰得高高,说话时粗声大气唾液乱飞。

每次村委会选举,张、王、李三姓村民纷纷推荐“自家人”做村主任,风水轮流转,你方唱罢我登台,热闹着哩。张主任上台,王家人捣乱;王主任就职,李家人上访……三年换了五茬村主任。生产队长和村民代表私下里拉帮结派,勾心斗角,谁还有心思发展经济、改善民生呀!提起王家湾,镇领导们个个大头小头都疼。

李祥龙是王家湾公认的能人,也是李家人的骄傲,在村子里只要有人提起“李祥龙”这个名字,所有的李姓人脸上都溢满了得意之情,仿佛李祥龙是自己的亲侄儿、亲兄弟、亲叔叔、亲爷爷……李祥龙高中毕业后就外出打拼,短短几年间便拉起了一支百号人的建筑队,长年累月辗转于各大城市间,生意红红火火,财源滚滚而来……有人说,他在城里的房子有十多套,每套至少百万元以上。乖乖,听的人暗暗吐舌头。有人当面向李祥龙核实这档子事儿,他嘿嘿一笑说:“哪有影儿的事,瞎传呗。”

那年夏天,李祥龙参加了村里举办的“民营企业家创业交流会”,这次交流会对他触动很大。本来嘛,村民代表和村干部就宗派林立,互不服气,很多时候一言不合就吵闹不休,甚至赤膊上阵大打出手。这不,会议还没正式开始呢。李队长就和王代表干了起来,张委员在一旁添油加醋瞎掺和。陈芝麻旧高粱,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,几个村干部和十来位村民代表纷纷加入各自阵营。“嗖”一只烟灰缸裹挟着一缕粉尘飞向李队长,李队长双手捂住眼睛蹲在地上嗷嗷直叫;“啪”,张委员将办公桌掀翻在地;翻倒的桌子挂住了妇联主任的长裙子,妇联主任当众走光又羞又恼,一下子瘫坐地上,众人七手八脚乱拉乱扯……企业家交流会不欢而散。

“唉,越是贫穷落后的地方,人们的眼睛越盯着蝇头小利。我要回农村,我要带领父老乡亲转变观念、勤劳致富。”回去的路上,李祥龙一边边思索着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第二年开春,在镇领导的大力支持下,李祥龙走马上任了,回到了生养他的家乡做了一名村主任,那一年他48岁。俗话说,新官上任三把火。李祥龙上任后一口气烧了四把火,这四把火犹如星星之火,迅速燃烧了整个王家湾,燃烧了全镇乃至全县……

第一把火,制定村规民约。王家湾本来就是个杂姓村庄,除了张王李三大姓之外,还居住着胡、赵、孙等少数姓氏人家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兴起的,异姓村民之间见面常常以对骂为乐事,俗称“骂房贷提前还款-他带领乡民发展经济、拟定村规民约,身后却留下许多疑团大会”。“你狗日的,这些天野哪里去了?”“ⅹ养的,我去北乡找你小姨了。”“哈哈哈……”每次见面都是如此房贷提前还款-他带领乡民发展经济、拟定村规民约,身后却留下许多疑团。这在别的地方可能不可思议,而在这里早已习以为常了,人们非但不以为耻,反而倍感亲切。大人、孩子长年累月在这样的环境里耳濡目染,一个跟着一个学,一代跟着一代学,也不知沿袭了多少代多少年。李祥龙上任后下决心改掉这种陋习,他召集村里的几位“文化人”研究制定村规民约,其中一条就是“言行文明,邻里互敬。”

村规民约一经颁布,村里马上掀起了一场波澜,双手拥护者有之,嗤之以鼻者有之,双手双脚反对者亦有之……为了推行这项村规民约,李祥龙要求村队干部和村民代表率先执行。真别说,半年之后村子里打架斗殴、违法乱纪的明显减少,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孝左右敬公婆、邻里互助的多了起来,村风民风彻底转变。

第二把火,修筑水泥公路。李祥龙在外打拼多年,深谙“要想富先修路”的道理。村子通往外面世界的唯一道路是条土公路,晴天尘土飞扬,雨天泥泞不堪,老百姓每次出行苦不堪言。有人编了一首歌谣来调侃这条土公路:“行路难,行路难,再难不过王家湾。晴天一身尘,雨天鞋难穿。挥袖擦擦汗,连连怨老天。”听到这样的歌谣,李祥龙脸上火辣辣,就像有人当众扇了他几巴掌。

在一次村干部会议上,李祥龙坚定地说:“若不修通这段路,我将是全村的罪人!”可是修路的资金哪里来?李祥龙几宿几夜没合眼,最终想出了办法。他多次往返镇里、县房贷提前还款-他带领乡民发展经济、拟定村规民约,身后却留下许多疑团里,积极协调来一部分资金;三番五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动员村里的富户捐助一部分;最后还有20万元缺口,全部由他自掏腰包。

水泥路修通那天,全村男女老幼齐出动,大伙儿聚集到水泥路上载歌载舞欢呼雀跃,一群群小娃索性脱了鞋赤脚在光洁的路面上跑来跑去……从此,李祥龙在村里、镇里名声大振,谁都知道了王家湾有个叫李祥龙的村主任。

第三把火,平坟复耕。李祥龙担任村主任的第三个年头,上级要求各村响应号召房贷提前还款-他带领乡民发展经济、拟定村规民约,身后却留下许多疑团开展平坟复耕,这可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呀。文件传达后,各村迟迟不见动静,大家都在互相观望。李祥龙一连召开了几次动员大会,连村干部们的意见都无法统一,更别说普通百姓了。李祥龙急了,他大手一挥:“坚决响应号召,不折不扣完成上级任务。哪怕前方是悬崖峭壁、刀山火海,我也要闯!”

第二天一大早,李祥龙召集全体村干部和村民代表房贷提前还款-他带领乡民发展经济、拟定村规民约,身后却留下许多疑团一起来到他家田头。当着大伙的面,他亲手将父母的土坟铲平,然后说了一句:“你们回去看着办吧。”很快全村掀起了平坟复耕高潮,短短三天就完成了上级下达指标,王家湾再次受到镇政府嘉奖。这件事过后不久,几位离任的村主任找到镇长,他们控诉李祥龙“大搞一言堂,土匪作风”。没想到,镇长一拍桌子吼道:“祥龙主任圆满完成上级布置工作,深得领导信任。如果你们硬把他说成土匪,那么我正告你们,我需要的就是他这种土匪。”来人碰了满鼻灰,一个个灰溜溜离开了镇长办公室。从那以后,再也没人敢到镇里告状了。

第四把火,发展乡村经济。李祥龙依托环境资源优势,因地制宜提出了“特色种植、特色养殖”的工作思路,得到了镇领导的大力支持。他组织有文化的青年外出学习、培训,动员外出务工人员返乡创业,村里先后引进特色种植、特色养殖、特色餐饮及各种生态园、农产品深加工等项目。他们村生产的“绿色土豆”远销上海、广州等大城市,被老百姓誉为“金蛋蛋”,王家湾的“金蛋蛋”成了镇里的特色品牌。

村里的经济发展了,老百姓的腰包渐渐鼓了。李祥龙下一步打算建一座村民文化活动中心、组建一支农民乐队……正当他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时,却因心脏病突发而猝然离世。李祥龙走了,带着他未完成的梦想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热土和家乡。

李祥龙并非完人,他的离世让人唏嘘不已,也给人们留下了许多难解之谜。比如,他在城里到底有没有房产?有多少?再如,正当他事业蒸蒸日上之际,妻子为何突然与他协议离婚了?这一切,都成了无法破解的谜。

本文配图来自网络。